• <nav id="m0i0y"></nav>
  • ?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本文

    數字化」的藝術展覽,能否取代實物展?

    2022-08-12

    近日,一些應用數字化技術的藝術展接踵而至。以“不朽的梵高”中國巡展為例,其在宣傳效果上甚至有蓋過傳統實物藝術展的勢頭。然而,該展覽即將于上海完成首秀并登陸北京之際,觀眾的觀展熱情卻在明顯降溫。該展雖然宣傳到位,成功地吸引了公眾的目光,但質疑聲還是在開展后不久撲面而來。

    引來爭議的趨勢

    目前,“紀念梵高逝世125周年”無疑是全球的熱點話題之一,而“不朽的梵高”感映藝術大展也在國內掀起一陣觀展熱潮。該展在35幅巨幕上播放了3000多幅和梵高有關的高清畫面,通過35分鐘的有序編排和交響配樂,旨在展現梵高短暫而璀璨的一生。據了解,該展開幕不久就在上海展區內迎來了客流高峰,但展出過后,觀眾的反響卻是褒貶不一。

    許多觀眾看完該展后紛紛“吐槽”——

    “沖著梵高的大名購票,可一件真跡沒看到,票價還比去年同期的莫奈特展更貴,虧了!”“付錢看了半個多小時的PPT,滿滿的山寨感”“美術生或藝術從業者就沒必要看了”、“梵高的藝術這次被技術和商業玩壞了”……

    雖然也有觀眾認為“沒差評說的那么失望,足以打動人”“使用了新穎的觀畫模式,配樂恰到好處”“相比單幅畫品,處在這樣一個環繞的空間,感覺更有氣勢”……但明顯可見的是,“失望”目前還是成了其評論區的主調,不少觀眾在對梵高抒發熱愛之情的同時,也表達出了這一數字化的梵高展讓自己覺得難以接受。

    其實,“數字化”并不是國內藝術展覽界的生詞。早在2010年,著名的意大利烏菲齊博物館就曾與上海美術館合辦虛擬畫展。和“不朽的梵高”一樣,也是無原件、純數字化的藝術展。此外,將數字呈現與藝術原作相結合的也大有“展”在。據悉,上海就將緊接著“不朽的梵高“陸續舉辦兩場這類展覽。作為第十七屆中國上海藝術節的特別展,“乾隆號,下一個江南”跨媒體藝術展早前宣布將于9月7日在上海開幕,“國寶級‘乾隆文物’將與新媒體科技、動漫美學創新結合”;而由上海自貿區國際文化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主辦的“米羅制造——夢幻版畫體驗展”近日也宣布于10月底在上海展出,將“以親身體驗情境及互動的形式”,“呈現百余幅超現實主義大師米羅的精品佳作”。

    “乾隆號”和“米羅制造”的展出效果我們目前不得而知,經歷了“不朽的梵高”帶來的失望后,觀眾或許不會再輕易掏腰包了。但從客觀來看,“數字化”在當下藝術品的展陳設計中已經是愈發受重視并被頻繁使用的手段。即使將面對更多的爭議與質疑,數字化的藝術展還是在演變成一種新的展覽趨勢。

    數字化」的藝術展覽,能否取代實物展?插圖

    能否取代實物展

    據了解,當世界各地的珍貴藝術品不能出國展出時,數字展是經常會使用的一種展陳方式。借助數字化手段,人們能在國內看到大洋彼岸的世界級藝術杰作,這樣既省去了機票的花銷,又無需從日常生活中抽出太多時間,何樂而不為呢?然而,數字化的觀展體驗真的能完全取代實物展嗎?數字真的能做到完美再現藝術嗎?

    在大部分數字藝術展中,人們都能看到用來呈現藝術藏品圖像的高清電子屏,從“不朽的梵高”中國巡展的展前宣傳和展后效果可見,35幅電子屏正是其亮點所在??梢哉f,數字展通過高科技手段最大限度地呈現了實物風貌,甚至能放大一些肉眼看不到的細節,有的還會配以美術史家和評論家的作品解讀,可以讓普通觀眾獲得更多的知識和體驗,這些都毋庸置疑是數字藝術展的獨特優勢。但這還是無力讓數字展取代實物展在人們心中的地位。在“不朽的梵高”的網絡評論區,中國商報記者注意到,有看過該展的人士指出,電子屏的放大導致了梵高畫作的失真,所謂的高清電子屏其實禁不起細看;也有人表示,雖然展館內有供觀眾休息的椅凳,但當自己坐下來欣賞電子畫作時,還是感覺到了明顯的眼部不適,甚至沒能堅持看完35分鐘的放映。

    針對數字梵高展招致的種種“抱怨”,中國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副主任、文化部全國重點美術館評審委員、《美術》雜志主編尚輝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藝術品的原件無疑是任何高科技文明、數字技術都無法重新復制的,繪畫作品更是如此。此外,如果僅僅依靠電子屏像播放幻燈片一樣地播放梵高的畫作,這種方式未免顯得“太笨拙了”。

    他建議道:

    “其實荷蘭的梵高博物館并不大,我們完全可以把其原展廳的展出效果部分地模擬在國內的展覽現場。如此一來,即使觀眾沒有去過梵高博物館,也能獲得和走進梵高博物館一樣的觀展感受?!?/p>

    敦煌研究院文物數字化研究所所長吳健則表示,“不朽的梵高”畢竟是短期的數字藝術展,投入的展覽資金不會像常規數字展那么多,因此會有一些不足,這也在情理之中。他告訴中國商報記者,他曾看過梵高的實物展,也感到非常震撼,但有些珍貴的藝術實物確實不可能隨便搬運到各處展示,更多的還是要通過數字化的采集拿出去展覽?!皵底只侄蔚哪康?,一是出于對版權的維護,二是讓不能親自去荷蘭博物館看展覽的人們能夠在世界各地看到虛擬的復制品,這也是無可非議的”。即使無力取代實物的展示效果,數字化的展出手段還是可取的,同時在藝術品保護面前,對這一手段的應用也在所難免。

    數字化」的藝術展覽,能否取代實物展?插圖(1)

    手段重要需發展

    在不少人看來,“不朽的梵高”展出后遭到了一些觀眾的批評,因此并不能稱之為一次成功的展覽,但這也不能代表數字化藝術展本身的失敗。據了解,在將數字化技術應用到展陳方面,敦煌研究院作為國家設立的機構,目前已獲得來自國內外業界的肯定,以往觀看敦煌數字展的觀眾也給出了不錯的評價。

    自去年9月開始,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正式對外開放,自此不僅縮短了游客在洞窟內的滯留時間、減輕了對文物的壓力,還將莫高窟游客合理接待量擴大了整整一倍。游客在此數字展示中心能觀賞到介紹敦煌和莫高窟歷史文化背景的主題電影《千年莫高》,以及展示精美石窟藝術的球幕電影《夢幻佛宮》,兩部影片各長達20分鐘。據媒體報道,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自去年8月1日試運營一個月以來,接待游客超過20萬人次,預約率達到47%,敦煌研究院也向游客發放了調查表,其中97%的游客都對數字展示中心表示滿意,67%的游客更認為展示中心的觀影體驗“非常棒”。

    由敦煌的例子可以看出,“數字化”無疑是一種重要的展陳手段,如果利用得好,其不僅能達到保護藝術品的目的,更能為一個公共機構帶來更大的經濟收益和公眾關注度。吳健也認為數字化的手段“可以讓珍貴的文化遺產走出來,突破時空和地域的限制”,通過數字化技術,既可做虛擬的展示,也可做實景的展示,由此便能讓一個數字化的藝術展達到虛實結合、動靜結合的效果,“可視、可聽、可感、可觸……和傳統的、固定場所的常規展覽相比,數字展給觀眾帶來的體驗要豐富得多?!?/p>

    此外,從去年1月16日開始的由文化部開展的全國美術館藏品普查,其實也為國內藝術藏品的數字化展示打下了很好基礎。據了解,這一行動不僅是“十二五”期間文化部實施的“國家美術收藏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新中國建立以來首次針對國有美術館藏品進行普查。對此尚輝表示,“數據性的藝術藏品展并不僅僅是通過數據呈現作品,更重要的是通過數據呈現藝術專家、藝術評論家對這件作品的研究成果,以此將研究成果通過數據推廣給普通民眾……此前的藝術史使用文字來描述,而數字展可以更方便地擴大公眾對作品的認知和審美體驗?!?/p>

    過去傳統的展陳方式曾經輝煌過,也走過了很長的歷史,而數字展作為新的展陳模式和旅游體驗,現階段雖有不足,但其無疑具有深遠的發展意義。數據化的觀展體驗可以帶來對公共美術教育、社會推廣的新嘗試和新路徑,“相信通過展覽機構自身在數字化手段利用上的進步,數字化的藝術展也會得到公眾越來越多的認可?!庇袠I內人士這樣指出。

    數字化」的藝術展覽,能否取代實物展?插圖(2)

    本文轉載自《中國商報》

    咨詢
    熱線
    0755-23824140
    199 2528 1250

    官方網站:www.tccinteractive.com

    電子郵箱:yanxing@yanxing188.com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福保街道福保社區福田保稅區市花路3號花樣年.福年廣場B棟549

    • 關注微信公眾號
    深圳市巖星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微信公眾號微信掃一掃
    男朋友强行要了我我跟他分手
  • <nav id="m0i0y"></nav>